第一百七十六章纨绔的绝学-墨以成瑰



<output class="uyfqj"></output>
凯发k8国际(百度小说) > 神殉:羊图霸业 > 第一百七十六章纨绔的绝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六章纨绔的绝学

        三派弟子不知道何时醒来的,他们应该是看到了岩石和工亦菲之间最后的较量。
       特别是飞仙岭的骑兵,慢慢围拢过来,望向岩石的目光透着沉重。
       就是三派的门主,教主,宫主,那几个老家伙也是慢慢围拢过来。
       只是此刻的岩石太惨了,完全就是一个血人,一动不动的半跪在那里,那个神魔一般的人,太可怕了。
       无限的敬畏,从心底来。
       特别是那柄剑,那种力量实在太恐怖,以至于他们不敢靠近。
       可是看到那个人的惨样,真的不好受,心都揪紧了。
       那种悲愤欲绝的心情都没有发泄的地方。
       岩石依旧是单腿跪地的姿势,手中拄着那柄神剑,那柄令看到的人无不畏惧的神剑。
       剑已经入鞘,不用担心伤人,但是当见过那种力量,那种场面,还会以为这样的剑会人蓄无害吗。
       此刻,这柄可怕的剑有那么三分之一插入石头的地面上。
       如果不是如此,恐怕此刻岩石已经躺倒在地上了。
       就是这样的支撑着他不倒下。
       呜呜
       更咽的哭声,横天刀和无忌钺终究还是忍不住了,首先呜咽出声,在他们眼里,这样的岩石就是已经挂了。
       没有岩石,就没有他们的今天。
       从今往后,就算岩石不在,也没有人再敢小看自己。
       他们已经在岩石带领下闯出来了自己的路。
       从此以后,不说飞黄腾达,也绝对不会差多少。
       原本被飞仙岭放弃的弟子又将迎来一次新生,又有了修炼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何其难得,是岩石带给他们的,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哎!
       一声叹息,扬书同仰头望天,天不留英雄啊!
       他的心中有无限感慨,遇到岩石这个人,是他的福分,让他有了展现自己的机会。
       毫不怀疑,从此之后,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但也从岩石身上看到了许多自己做不到的,从心出发,他认岩石这个人,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自己追随。
       可惜,天妒英才,红颜薄命。
       如果还有机会,他依旧会追随在这个人的身后,一定会。
       身负绝学,无处安放啊?
       迷茫啊?
       我的路在哪里?
       那个人又在何方?
       噗通
       普通的飞仙岭骑兵,纷纷跪倒,幸存的战士,也是飞仙岭的此后的忠良砥柱。
       从此以后,那些不受待见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没有人再小看他们。
       可以说岩石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不为过。
       再踏修仙路,相信有过波折的自己一定不会再像从前,一定会努力再努力。
       跟对了人,学到了坚持,懂得了努力,知道了毅力。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人带来的,他已经铭刻在这些人的心中,有生之年绝对不会忘记。
       “哎!可惜了。”
       工亦胜喟叹一声,随即正义凌然的说。
       “飞仙岭的骑兵们听好了,我神工教随时欢迎你们来,修炼资源向你们倾斜……”
       这一通说,把个人都能弄愣了,这是要闹啥。
       “放屁,你这老东西,当面挖墙角呢!用不到你资源倾斜,我飞仙岭一样照做。”
       工亦胜的话可把童仁气坏了,大骂的同时,一个劲的许诺,生怕飞仙岭这帮骑兵跑人家那边去。
       那可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还是飞仙岭能不能保持原来的强势,就看能留住多少人了。
       所以他也必须表个态,必须做出承诺来,否则相信真的会有人投入别人的门下。
       就是风配也是直翻白眼,气的胡子直翘,指着工亦胜一个劲地点指。
       骂骂咧咧的,就差动手开打了。
       “我们也是,只要来,资源倾斜是一定的,还有其它待遇哦,绝对比待在飞仙岭合算……”
       丹羽仙宫的两个老家伙,凌天和凌海不失时机地主动上前去,就为了能挖几个过来,什么脸面,那值几个钱,怎么比得过丹羽仙宫的未来重要。
       三派这几个老家伙忙着互相挖墙角啥的,没办法,他们所处位置不同,考虑的也不同。
       他们所想,永远都是三派的利益,门派能如何发展,不吃亏。
       岩石在的话,说不定就能整合了三派。
       这样的要是不在了,三派依旧是相互对立的,别指望他们就此合而为一,不可能的。
       多少年了,相互之间打打杀杀就没断过,怎么可能就这样合了。
       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头人。
       没有一个三派信得过的人,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才要争抢新生力量,那是立足的根本,一个门派能否强大,能否延续下去的筹码。
       “咳咳咳咳”
       一连串的咳声,嘴角淅淅沥沥的鲜血。
       岩石缓缓抬起头来,看一眼眼前的三派,手一翻,神剑收了起来。
       没工夫搭理你们,爱干啥干啥去。
       颤抖着盘坐下来,又一把聚灵丹揉入口中。
       太困难了,浑身无力啊!
       闭上眼恢复着身体。
       寂静无声。
       三派所有人都看到了,看着岩石收剑,看着岩石吞聚灵丹,看着岩石盘坐修炼。
       片刻的宁静,继而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还活着。”
       所有人面面相觑,从震惊到欢呼雀跃。
       那个神一样的人还活着,意味着他从此就是三派弟子的神。
       三派门主,教主,宫主突然皱眉,料想不到的事情。
       相互看看,不约而同的手搭上了武器,慢慢的攥紧了。
       那个人身受重伤啊!
       是不是机会呢?
       心中的问号?
       非常强烈。
       心跳加速!
       几个老家伙盯着岩石的眼神不断变化。
       不断相互瞅瞅。
       虽然没有言语,却胜似言语,可以用千言万语来形容此刻这几个老家伙的目光。
       杀机。
       无限杀机!
       只不过掩饰的很好,毕竟难以面对身后的本门弟子。
       就是丰配和童仁看向岩石的目光也是不善。
       他若活着,必定动摇两人在飞仙岭的地位。
       是以他们的眼中也有杀机浮现。
       哪怕这个人就是飞仙岭弟子,就是他们自己人。
       可是,功高震主。
       岩石的存在,毫不怀疑已经威胁到了他们。
       气氛不对啊!
       剑拔弩张的!
       一直在前面的扬书同突然感觉到了身后不对劲,不应该这样的静的可怕。
       呼啦
       一下转身,手搭剑柄,目光四下搜寻那种威胁的来源。
       嗯!
       顿时眼睛就瞪大了。
       他看到了三派几个老家伙不善的举动,手中握着的武器就是战斗的状态。
       此时此刻。
       什么都明白了。
       扭头看看依旧欣喜若狂的横天刀和无忌钺还有那些飞仙岭骑兵。
       心中迅速盘算着,怎么做对自己有利。
       “不对,不是这样的,那个人在,才有一切!”
       扬书同突然激灵灵打个冷战,冷汗都下来了,若果失去那个人,刚刚展露头角的我又将什么都不是,可能就此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出头之日。
       只要这个男人在,一切皆有可能。
       甚至到达一个自己根本触目不到的高度也未可知。
       鼠目寸光的老家伙。
       你们是要害自己,连带着害了飞仙岭骑兵,特别是我的前途。
       屁大点的三派也是那个人呆的地方。
       你们想多了。
       想到此处,扬书同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
       一步步走向三派这几个老家伙。
       “他是要去稷下学宫的。”
       就这样的一句话。
       瞬间扭转局面。
       对呀!
       他是要去稷下学宫的。
       去了那里还从未听说有人回来过。
       那还要动个屁的手啊!
       不会收买人心啊。
       真要是动手,飞仙岭骑兵就不要指望了,就是自己门下那些张罗着加入骑兵的人就得走了去。
       现在好了,他是要去稷下学宫的,还担心什么呢?
       夺权。
       不存在的事情。
       顿时,三派几个老家伙脸上笑意浮现,家伙什也不着痕迹地收了起来。
       一个个笑眯眯的等着岩石醒来。
       扬书同微微叹息一声,随即便不想管他们了。
       这样的三派令他非常失望,看来真是要等他从稷下学宫归来啊。
       谁也不知道,自己本是天域的一个纨绔,觉醒了家族的绝学。
       可是一想到这家族绝学,他真的想骂他十八代祖宗,怎么弄这么一个绝学传承,看着高大上,实际害死人了。
       自己的父亲同样觉醒了绝学,可是走遍天下,兜转世界,也没能找到可以运用的地方。
       到头来,只能回转故里,老死故土。
       问题是念念不忘,郁郁而终。
       而自己却步上了同一条路。
       说什么登天路,屁都不是。
       何苦来,还不如一个普通人。
       说什么绝学,屁。
       只有乱世才能有所作为的绝学,碰不到对的时间,遇不到对的人,有什么用?
       现在倒好了。
       好像自己的命运系在了这个人的身上,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他相信,岩石这样的人别说什么稷下学宫,就是再困难的地方,他都能去得。
       他坚信岩石一定会回来,到那时就是自己扬眉吐气的时候。
       他的家传绝学便是找到一个可靠的人,跟对一个人。
       否则绝对没有他扬书同展现所学的机会。
       自己已经走过多少地方,一直在寻觅这个人,从天域开始,兜转四方,最后来到此处。
       原本以为今生也若同自己父亲一样,等不到那样的人,那样的机会。
       最后也必然郁郁而终。
       却不料,上天恩赐,居然出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lansepeach.top。

这行李太离谱!上海浦东机场海关查获活体龟199只、活体蛇7条。
「山东新闻联播」德州: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赢时胜:公司金融业务不涉及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
北京大学深夜通报。
墨知名搜救犬“弗丽达”去世。
外媒:乌克兰称难以招架俄罗斯对其能源系统的更多攻击。
成都市进一步优化区域限购措施,政策解读来了!。
烧饼店月薪12万招本科生,创始人:往店长方向培养,包吃包住,预计还招两三个。
/修仙:我能看到隐藏机缘/无宇青锋/我微笑,只是因为她需要。/南城不暖/夜*******尽/水甚君。
/末日小镇长/金牌萝卜/行走诸天的猎魔人/1大智1/等你来/食不厌夏。
/月伴星河/青铜七号/他兜里有颗糖/小村玉兰/九叔之茅山真传/五穷。
/世界首富继承人/叫我小彪彪/王爷他白天冷冰冰,晚上会读心/青衫论煮酒/末日矩阵/吾不笑。
加强备课组建设,讲求复习实效。
以促进家校关系、师生关系、亲子关系、伙伴关系为主,目的是让更多人了解心理知识、强化心理健康意识,预防心理问题。
在学习舞蹈《芙蓉绽放》的过程中,每当典雅的音乐响起,随着老师的节拍,同学们翩翩起舞,看到镜子里我们优美的舞姿和自信的表情,我的心中感到说不出的喜悦;在紧张的学习之余参加舞团的排练,让我的身体得到了充分舒展, 可以暂时忘记学习的紧张,跳累了、疲惫时,舞蹈团的伙伴们互相帮助,相互切磋,舞蹈团大家庭的温暖让我充满了活力。
? 会上,学生代表高三(6)班宁飞同学,也在会上用充满自信、满含激情的话语为高三同学们鼓劲加油。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